自 语

作者:刘文进 发布时间:2018-09-12 09:48:00

我的画是我生命(灵与肉)的迹化

我的“少女系列”油画,从形态上似乎是写实的,有人因此将我归类到写实的实力画派中。其实这批作品总体上是具有意象元素的表现性的。近年以画刀为笔、减笔式的油画作品,有人建议叫“意象油画”,我虽觉不妥,但也无更贴切的称谓,只好姑且称之。还是邵大箴先生说的对,“面对这样的画作,我们已无法为其归类”。我想,何必削足适履将其归为哪类?不如直截称“刘文进的写意油画”,甚至是否是油画也并不重要,干脆叫“刘文进的画”,因它本来就是个不中不西的怪胎。但不管怎样,如何使作品中具有中国文化精神和“雅”的高品位,富于灵性、气韵、神韵、诗意、意境,却是我企望的。但这一切又不是刻意理性追求可得到的,它们最终是我生命状态的迹化,是我心灵存在的特有方式——当然它是动态的,变化着的。

刘文进

二、

吾魂兮

归去来兮

……

艺术本来不应该是什么?

它与我们个体生命原本应该是什么关系?

艺术要有模式被规范吗?

艺术的自我样态是寻得的吗?

还是……?

……

这个世界如此之躁动,躁动得让人心烦;

这个世界如此之污浊,污浊得令人病魇。

这个世界原本的澄明哪里去了?

这个世界原本的纯朴哪里去了?

我只企望用画笔抚慰已伤的心,

也希冀用画笔碰撞众生灵魂。

我有自己的灵魂吗?

吾魂兮,归去来兮!

刘文进

2008.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