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国际艺博会刘文进研讨会

作者:王镛 发布时间:2017-10-24 12:00:00

邹跃进:刘文进作品我在刊物上看了挺多的,印象很深,圆明园那个时候我去的还不少,在那个时候我就知道你,后来在美术观察名家上就看到你。还有一次就是北大要开你的研讨会我没去,那次出差去了,所以刘文进的名字应该说是如雷贯耳,很早就知道。……今天看了画以后,我想主要谈一下这个意象油画的问题。我觉得就我个人的看法,应该说它是一种新的形态,所谓新的形态就是我们在现在已有的被称其为意象油画的领域里面,没有这种形态。但这个形态不是造型,也不仅仅是笔法,而是整个的一套程序,那么这套程序实际上就是像中国画一样把这个背景作为一张白纸来对待,这个应该说在所有的意象油画里面都不是这样的。……刘文进这个方面是完全一次性的把它作为一张中国画的白纸来对待。这是你在这个形态上区别于别人最主要的一点。那么这样就带来了其他方面的变化,比如说我们讲要像中国画一样一次要把它画好,不容许失败,那么这个对艺术家的这种对形、对整体的把握这种能力要求就提高了。换句话讲就是它有些类似于真正的中国画的写意,当然不完全,因为中国画里面它有一个水的控制问题,在水的问题上油画没有这个问题。但是它有更麻烦的问题,就是说如果你再来第二次那就达不到这种一气呵成的效果。所以我觉得刘文进的这种意象的油画目前来讲,是中国油画领域里面的一种非常崭新的形态,或者说一种新的试验,那么这种试验就真正的回到了我们所说的传统的某种程序里面。其实就艺术来讲,我们要有某种追求,甚至要回归到某种传统,其实程序很重要,过去我们往往不注意这个问题。我们注意视觉效果,注意结果,而不注意过程,我觉得这个是刘文进先生的这批意象作品对我们的一个启发,就是说对传统的吸收里面,除了它的最终的效果之外,它还有一个程序的,或者说一个过程的把握方式问题,这一点应该说刘文进是很有心计,也很有思想。我说的心计就是说在这个问题上的思考比别人先进了一步,比别人往前走了一步,这个是我看这批画的一个特别印象深的地方。第二个我觉得他还是得益于写实绘画,也就是说你没有写实绘画的这种功力,其实是达不到这种水平的。换句话讲就是说当你思考意象绘画的时候,或者说进入到这样一种创作形态的时候,那么写实的这样一整套的这种造型能力可以说在中间起了关键作用。这个也是使你的这个写意油画具有两种特点,一个就是在这种符合我们中国写意的这种程序上,使你有了一个基础,第二个就是在这个基础上面,我觉得在意象的形态的把握上,使你很从容,并且在效果上我觉得非常好。第三个我觉得刘文进还是承袭了一个从写实到意象的一个基本的精神——古典精神,这一点我认为还是一脉相承的。所谓古典精神我们刚才也谈到了就是对美的追求,当然这两种还是有区别的,就是说在写实的意义上面来讲,他更多的是西方的这种古典美学中的一种精神的追求,那么到意象油画当然就更倾向于中国传统的一些古典精神的追求。我觉得这一点在这个作品中也是体现的比较明显的。……所以这里面的回归传统我觉得是把两个方面结合起来,就是我们所说的院体的工笔的这种传统和写意的这种程序、这种方法两者之间的一种结合,我觉得这也是刘文进在这批作品中体现出来的一个非常独特的一个方面。最后我还是想提一点我的意见,是否还有另外一种路径可以思考,比如说我们讲的魏晋风度,你某些作品体现了这样一种倾向,但是做的不够。……魏晋风度当然是一种很特殊的审美趣味,和你比较入世的这一块可以形成一个对比,这样的话我觉得是否可以有两个方向,一个是入世的,比较唯美世俗的,还有一个比较出世的,飘逸啊,那种魏晋时期的那种感觉。……

王镛:看他的原作,我感到他越是比较虚幻的、比较空灵的、比较飘逸的东西效果越好,就是我觉得意象油画要从中国的意象精神这个实质上去把握它,它就是一个虚幻、空灵、飘逸的东西。我觉得你的这个油画好的就是给人感觉虚幻的,空灵的,包括你的写实油画,那种朦胧的不太完整的比较虚的效果更好。……
王端廷:在我们这几位里头我认识文进先生比较早的,就是96年的时候,……他请我到圆明园看他的画,那个时候他画的还是我们现在看到的那一批少女系列,那个确实比较打动我。当时中国美术界中国画坛是一个审丑的时代,大量的那种反审美的东西就是大行其道,
刘文进在那么一种潮流之下,反其道而行之,给我们一种特别一种清新的感觉,我对那批画印象非常好,当时在中国画坛也是独树一帜的,所以给予了充分的肯定。那么到后来他搬到通州,然后又搬到天通苑,他这个生活的这种居所的不断改变,也伴随着他的艺术的一种不断的演变,在这个过程我始终是知道,……刘文进他是一个在不断思考的,在不断探索的艺术家。在这个过程中,我也不断的对他提出我的一些建议。……因为油画几百年的发展,它的可能性,它发展的可能性,象这种开出一条新路,象独辟蹊径这种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因而任何一种小小的突破都是十分可贵的。就像刘翔跑了11秒83这种,想突破这个是非常非常难的。所以我觉得首先应该充分肯定刘文进这种探索的勇气。尽管我们也看到他这种探索可能还不是终点,但是我觉得这种探索是有意义的。……为什么中国人、中国写实绘画和抽象绘画都追求这个意?尤其是在这样一个全球化时代,我们发现有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中国人要追求意?我就知道这是一个中国文化走向世界,中国文化在全球化的舞台上追求一种文化身份的问题,说到底是这么一个大问题。所以这个就变得刘文进这种探索,或者说中国油画这种探索,它有一种文化学上的意义。……现在全球化时代讲究融合杂交,这是中西方文化的融合,古今的一种混合。他这个现在是拿西方的油画来画中国的艺术,拿英语言说中国人的一种思想,一种情感,这个人家就能听得懂,这个就是融合的一种必要。……刘文进的东西,他始终表现意象的,表现有一种中国传统写意画的一种特色,但是他是这个时代的,有现代感,在他画里头可以清楚的看出来。

彭锋:(略去,有专文)

冯林:……他早期的写实绘画里面其实我觉得就能感觉到很多很多。我觉得他都已经有那种元素在里面。他的这种变化更多的是从这种深化他以前的那种探索,特别是他把油画笔改用画刀,我觉得这个他这个改进过程我当时的体会觉得就是从语言技法实际上就是一个比较大的突破。他这个油画刀的很妙的有一点我觉得就是说他跟中国的当代中国的传统绘画有一个很好的传统关系,就是中国画对线条的这种追求,他刀的一笔下去以后,边上挤个痕,突出来刀的痕很像中国的线条,这个我觉得是很奇妙的东西。他用西方的油画刀挤出来的这个线条然后跟中国的传统的人物画的线条他有一种很奇妙的传统的融合。这里面我觉得是很难得的。另外还有一种我觉得特别是画那种中国文人画的仕女画的这种长袖飘飘这种东西,他刚好用他的这个油画的刀他铺底以后,这样油画刀这么一抹,它刚好有一种半透明的效果。这种效果我觉得也是很独特的。刚好从语言技法上跟传统的中国审美意象上他刚好也是个很完美的融合。……现在老刘这个画还是处于一种探索的阶段,就是从内容题材方面我觉得还可以在扩大一些。在我觉得比如说在复杂性方面啊,内涵啊,现代性方面、当下性方面、时代性方面这方面看看还还有什么可以融合进行的地方,就是把内涵更丰富一些,然后外延更广一些。这个是我的想法。这个实际上刘画家他现在做这种艺术探索,实际上也包括我们搞文学的,搞电影的,搞各方面的这种面的一个大的课题。就是说我们中国的这种语言、中国的文化、中国的这种艺术方式,怎么跟西方的结合。跟当代的结合,然后又确认自己的风格然后有自己的语言。这种探索实际上也是很困难的,……油画的东西,油画的技法能够把中国的传统的文化东西呈现,然后又有当代性,这个其实是大家的需要探讨的一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