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的魅力——刘文进具象油画的美学解读

作者:彭锋 发布时间:2017-10-24 12:00:00

刘文进的具象写实油画以其对美的追求而在当代油画独树一帜,然而它也最容易被人误解为“美人画”而失去了应有的意义和价值。刘文进的具象写实绘画不同于古典主义油画对人体的迷恋,也不同于现代超级写实主义对细节的刻画,它只有一个明确的目标,那就是美。

然而,美是现代艺术和美学竟相躲避的东西现代美学对美的消解,原因在于美是一个不可能有定论的问题,对于美不可能有任何客观可靠的知识。现代艺术对美的回避,原因在于美是一个老得掉牙的主题,在美的问题上不可能有任何创造的可能性。然而,对于美学有深入研究的刘文进之所以要反其道而行之,去表现现代美学和艺术竟相回避的美,这其中一定有某种更加深刻的原因。他的这种行为,一定具有某种更加深刻的启示。

西方现代艺术的历史是一部不断创新历史,如果换个角度来说,就是一部造反的历史。这与西方现代科学的“证伪”的历史刚好契合。艺术家不断推翻以前的艺术传统,就像科学家不断证明以前的科学理论错了一样。作为片面追求新异的结果,是现代艺术已经不再给欣赏者提供任何美的享受,仿佛不丑就不够现代一样。然而,物极必反,不断的创新导致艺术走向它的以面,甚至走向终结。事实上,当所有艺术家在追求新异而走向丑的时候,对美的坚持本身就是一种“创新”,也许这正是刘文进那坚持追求美的绘画仍然能够给人耳目一新的原因所在。

刘文进绘画对美的追求,除了体现这种辩正的智慧之外,也揭示了艺术的底线,即不管艺术在创新的驱动下发生了多大的变化,最终都应该给人以美的享受。如果突破了这道底线,艺术就会以加速度走向死亡。美不仅可以让艺术避免终结,而且可以唤起人们的生存希望,让人们觉得不堪承受的生活仍然值得一过,这正是美的意义所在。

众所周知,古希腊艺术是以追求美为最高目标的。然而,对于古希腊艺术为什么追求美的理解却见仁见智。以文克尔曼、席勒迷代表的启蒙思想家认为,古希腊艺术的美是希腊现实的美的反映。然而,这些启蒙思想家的解释是自相矛盾的,因为古希腊除了有表现美的造型艺术之外,还有以死亡为主题的悲剧艺术。按照艺术是现实的反映的原责,古希腊悲剧就应该是希腊人悲惨生活的反映。如果果真是这样的话,它就与启蒙思想家对古希腊人的生活的美好幻想刚好抵牾。直到尼采,才克服对古希腊艺术的解释上的矛盾。在尼采看来,古希腊艺术对美的追求,并不是反映出古希腊社会现实的美好,刚好相反,它反映出古希腊社会现实的不堪承受。也就是说,正是因为古希腊人觉得现实生活无比痛苦,才创造出梦幻一般的美的艺术,让自己的心灵在梦幻一般的美的艺术中得到慰籍。尼采依据同样的原理,也非常合理地解释了悲剧艺术。与造型艺术塑造梦幻不同,悲剧艺术造就沉醉,它们的目的是一样的,都是为了让人们摆脱现实生活中的苦难,觉得生活还值得一过。

根据尼采的这种解释,艺术中的美的价值,就在于它与现实的疏离,在于它给人提供的精神上的寄托。尼采的观察在一定程度上符合古希腊人对美的理解。在古希腊人看来,美始终具有理想性,是现实中的人难以企及的理想世界。而如果按照霍克海默和阿多诺的否定辩证法,艺术中的美不是对现实中的美的反映,而是对现实中的丑的批判。只有了解到这一层含义,我们才能明白刘文进对美的追求的深刻寓意,才能明白他的艺术实践的现实意义。

刘文进自己认为他的艺术有一种亚宗教的功能。在这里,宗教不是迷信。简单说来,迷信是通过禁忌来吓唬人,宗教是通过理想来吸引人。刘文进艺术中的美就是这样一种理想,它能让现实中有罪的灵魂在它面前深感愧疚,从而达到净化灵魂、拯救精神的作用。同时,就像任何宗教都能够体现出它那强烈的约束功能一样,刘文进的艺术也有它的约束功能,这种约束功能主要体现在它对社会现实的批判上。随着中国社会整体上向经济社会的转型,旧有的价值体系分崩离析,拜金主义大行其道,实际功利成为人们惟一的价值标准。刘文进艺术中所体现的那种完全超越功利的、甚至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美,无疑是对物欲横流的社会现实的无声的批判和抗议。

为了突出他的艺术的亚宗教功能,刘文进没有像大多数写实油画那样,突出肉体之美。他的人物是纯精神性的,不会引起任何肉欲的冲动。她们是那么的纯真无暇,那么的高贵典雅,完全是艺术家塑造出来的美的化身。尽管刘文进在创作过程中也使用模特,但他的作品不是对模特的忠实模仿,因而不是肖像画,而是原创作的艺术品。事实上,我们在现实中无法找到画面上的那些人物,她们是艺术家创造出来的美的精灵。

(北京大学哲学系—彭锋)
1994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