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文进艺术通信摘录

发布时间:2018-07-09 12:00:00

——2007年9月26日

(一)东(中国)西方文化自成体系,各有鲜明特色,可以互补却不可替代。

1.中国文化的哲学基础是一元论的,即物我(天人)合一,西方则是二元对立,二元论的,因此东方文化、艺术必然是主客合一的,山川即我,我即山川,必然是,眼中、胸中、手中“之竹”三竹合一的完美和谐统一,不可能产生西方式的绝对抽象艺术,也不会产生所谓的绝对客观的“再现”式艺术。

2.中国文化基础的汉字是象形文字,决定了中国文化的模糊性,相对多义性。

3中国文化基本是儒、道、释、的汇流。儒家的“中庸”在绘画上体现为“似与不似”的意象性。

4道家的脱俗“仙风道骨”,道家的宇宙观的神秘性,佛家的“色即空、空即色”及“悟”的思想,这一切都决定了中国文化的神秘性质,因之必然重视艺术作品中的意境、境界、神韵之类审美范畴,三种文化都极重人格性,因之又都集中体现为“雅”——中国文化另一特质。道家的有无观(虚实观),佛家的物“空”观,都体现为中国艺术中的空灵,留白,重“虚”。

5西方“形而上”(唯心)“形而下”(唯物)两大哲学思想决定了西方艺术具像、抽象两大源流,中国则是“道”与“器”之间的象,是中间状态的“符号”性,非我非物,亦我亦物,即“意象性”。

(二)1东方没有绝对的“神人对立”人即神,神即人,万物皆有佛性(神人一元论)因之重天才灵感态下的偶发性,不可知性,自然天成性,重象外之意,意外之像,因之中国艺术重“品”位,心灵陶冶,而非仅仅重“视觉冲击”(西方现代艺术一味强调视觉冲击的感官性而非心灵性)。

2中国艺术重创作过程中的“状态” (灵感态、气功态),重“神遇而迹化”,创作过程即忘我的审美愉悦过程,因之重“写”而非工匠式的“制作”,中国文人画尤远离匠意。

(三)1中国油画在本土化的过程中,重要的在于其文化内涵、精神特质即“道”的层面上吸收本民族的东西,而非仅仅外在的在“器”的层上靠拢民族艺术。因之西方现代艺术在外在图式上模仿中国传统绘画的二维性、平面性,搞点、线、面,搞“构成”,是舍本求末之举(中国传统绘画中当然包含着“构成”,不过不是西方现代主义式的几何式的构成,而是宇宙自然世界和人心灵世界中本来所具有的复杂多样化的“构成”(西方现代控制论亦认识到“结构”决定功能)。

2中国油画在本土化的过程中完全没有必要考虑是姓“油”还是姓“国”,姓中姓西的的问题,这点西方现代主义绘画艺术早已作出了榜样、先例 ,西方毕卡索之后的现代主义油画,早已不姓“油”。

3当代全球艺术在其大融合中,肯定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重要的在于一个民族的主体、主流艺术不应丢掉本民族几千年的文化优势,文化精神的精粹,而舍本求末去追潮流,现代文化亦没有人为的统一模式,它应是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精神和当代艺术家个人性及当下时代文化特质的共同体现。